中国民间故事

胡牛传奇

时间:2014-05-05作者:xingqun点击:6751

沂蒙山区的东南边陲,已渐渐进入平原地带,却突兀而起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叫荡山。山西、山东各有一个以“湖”命名的村庄,山西的叫荡山湖,山东的叫山东湖。

清朝道光年间,荡山湖一户姓胡的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山娃。奇怪的是:这个孩子一生下来,两个脚心上都有一簇长长的黑毛,大人认为不吉利,唯恐外人见了说三道四,便用剪子剪了去,谁知不几天那黑毛就又冒了出来,长势旺盛,大人便又剪,就这样像割韭菜一样剪了一茬又一茬。一直到了十二岁,那孩子再也不让剪了,大人拗不过,便任由黑毛疯长,十几天的功夫,就长到一尺多长,却也不再向外长,父母对山娃千叮咛万嘱咐:人前千万别光脚,即使是夏天也要穿布鞋。

山娃自然不听,五冬六夏地赤着脚炫耀自己的与众不同,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把人们吓得不轻,可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这样一个孩子在跟前晃来晃去。也就是在这一年,人们惊奇地发现只有十二岁的他竟有了八尺身躯,膀大腰圆,特别的有力气,便弃了他的乳名,叫起了胡牛。

随着年龄的增长,胡牛更加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异类,有时走着路,脚心的那两簇毛会一下子齐刷刷地伸直了,于是脚下生风带着他硕大的身子向前飘,只是胡牛已经学会了隐蔽自己,不想让人们知道他太多的事,就努力地掩饰着,不让自己飘起来,从那以后,他穿上了鞋子,只是那鞋要比别人的大了许多。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独自登上荡山之顶,仰望浩浩月空,一股热气自丹田向上升腾,同时脚下的黑毛也在迅速伸直,最后竟把两只鞋子蹬了出去,胡牛只觉得有两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托起了他,于是双臂向上一举,飞起来了,只听见两耳边阴风呼呼,星转斗移,也不知飞到了哪里,但当他一有回家的意念时,那风便又回旋,不一会,他就回到自己的家门。

在这样的几个晚上后,他想在白天也试一试。

一天中午,在帮父亲干完农活之后,他甩开玩伴的追逐上了山,在浓密的树林中升上了天空,刚开始他以为山上、山下干活的人会发现他,可就连面朝他的方向擦汗的人也丝毫没有反应,这倒不是他有什么隐身术,只是因为他飞得速度太快,以至于人们根本看不到他。

再以后,他大着胆子在村子里向天上飞,人们还是难以察觉。

于是,胡牛变成了“飞牛”,只要一有空,他就会在空中自由地飞翔,一会儿去东海的蓬莱仙阁沾点仙气,一会儿又去新疆的大沙漠聆听驼铃声声;一会儿去东北的大森林感受旷世的原始,一会儿又去南海边的椰林沐浴椰风的清爽。

在尽情陶醉于大自然的风光的同时,他发现:道光皇帝统治下的神州大地,华丽的外表,却也隐藏不住民不聊生的惨状,官僚和财主肆意盘剥百姓,致使人们吃了上顿没有下顿,饿殍遍野,许多人只得卖儿卖女,四处逃荒要饭。慢慢地一个信念牢牢地扎根在胡牛的心里:劫富济贫,行侠仗义。

就这样,他利用自己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地穿行于有钱的人家,盗得银两悄悄放在穷苦人家的院子里。有时也分给本村的乡邻使用,村里的人都感到奇怪,问他钱是在哪里弄来的,他却豪爽地吼一声:“只管使用,罗嗦个啥?”

人们只是觉得胡牛身上有故事,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有一年的夏天------

胡牛平时喜欢和村里几个人赌上一把,来消磨时间,到得最后,不管输赢总是把大把大把的银两送给了赌友。

这一天,胡牛又和玩伴赌着玩,很快身上的钱输光了。他拱了拱手,朗朗地笑一声:“稍等片刻,去去就回。”

“算了,算了。欠我的钱不要了便是。”赢了的赌友也不介意,他们平时都得到过胡牛的不少好处,认为他是因为输了钱觉得脸上无光而借故离开,便又继续玩了下去。

谁料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胡牛回来了,一推门便跺了跺脚,使劲搓着手说:“喔,好大的雪啊!”

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把眼光投向了胡牛,只见他头上、衣服上、鞋子上沾满了厚厚的雪花,浑身冻得颤抖不止,便一个个惊得张大嘴巴,傻了眼。

五黄六月,哪来的雪?

原来,就在这短暂的一会儿,胡牛为了筹措赌资,便施展功夫,去了千里之外寒冷的东北一户财主家里,盗得银两而归。

在人们的一再追问下,胡牛便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所有在场的人,不管年龄大的,还是年龄小的,都纷纷给胡牛跪了下来:“神人在上,请受俺等一拜!”

这一年,胡牛才十八岁。(故事大全:http://www.tonghua5.com/转载请保留!)

一时间,胡牛的名声大震,十里八乡得到过他救济的穷苦人纷纷前来感谢,。胡牛安慰他们说:“道光老儿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你想,倒光,倒光,还能坚持得久吗?”

人们终于听到自己的心声,一个劲地点头称是,从此觉得生活有了奔头。

而那些财主们只要一见到胡牛,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似的,再也没有了往日耀武扬威的精神头,胡牛还嫌不过瘾,常常指着他们的鼻子说:“以后不准欺负人,谁要是不听,我扒了他的皮,吃了他的肉!”

因为胡牛有神功,只吓得他们唯唯称诺。从那以后,荡山湖一带再没有发生过财主明目张胆欺压百姓的事。

接下来,胡牛继续把打击的范围朝更远的地方扩展。

且说,在蒙山套(深山)有一个寒姓富商人家,凭着投机倒把、坑蒙拐骗得来的万贯家产娶来了道光皇帝身边一位官员家的小姐做媳妇,俗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那妇人虽有几分姿色,却如同一朵外表娇艳的罂粟花,心里狠毒着呢,上至地方官员,下至平民百姓,只要是她看着不顺眼的,就伙同丈夫在父亲面前搬弄是非,加以残害,制造了一出出人间惨案,人送外号“玉面蛇妖”。

胡牛几次光顾这一带,了解了这两口子的为人,决定给她(他)们点颜色看看。

一次,在取了寒家的钱财之后,留下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字条,上面写着:依靠权势害忠良,须知皇帝已倒光;待到老儿大势去,看你猖狂不猖狂。

玉面蛇妖两口子发现字条后,慌忙派人送至京城老贼手上,那老贼看完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喃喃自语道:“是什么人胆子也忒大了,竟然连皇上也敢骂!”他一面回书女儿、女婿此事不可张扬,一面派人暗查留字之人。怎奈胡牛来无影去无踪,始终没能查出个结果来,又怕惹怒龙颜,祸及自身,道光皇帝面前没敢提起半个字。

那一段时间里,寒家人确也收敛了不少。但狗改不了吃屎,几个月之后,玉面蛇妖又制造了一起血案。

说的是有一天,村东一户姓董的人家死了人,出殡时正赶上玉面蛇妖坐着轿子从外面回来,她感到晦气,就命令家丁把死者的两个儿子活活打死。董家人告到衙门,她动用父亲的关系,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上告之人害死在监狱里面。

这件事被胡牛得知后,恨得他直咬牙根:此人不除,难平民愤。

这一年,胡牛已经成了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他用盗来的钱财资助乡邻的同时,雇用工匠也给自己在村子中央建造了一座豪华的家园。就在这一年,在媒婆的介绍下,胡牛与邻村一个方氏大家门的小姐定下终身,年底完婚。

结婚那天,胡牛大摆筵席,以飨乡民,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那场面甚是壮观。

身穿大红喜服的胡牛满面春风,吆喝着人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有时也会陪客人喝上几盅。

待到夜色降临,众人散去,已有几分醉意的胡牛踉踉跄跄地奔向洞房,推开门,只见烛光飘渺中,牙床之上,新婚的妻子虽然红盖头遮面,仅是那窈窕的身姿就足以令人心旌摇曳。

胡牛几步奔至床前,用秤杆挑起盖头,瞧见新娘粉面含羞,楚楚动人。他双手捧住,细细端详。那时封建思想严重,许多夫妻只有到了新婚之夜方可识得对方庐山真面目。看着看着,胡牛不禁赞叹道:“好一个迷人的脸蛋,我艳福大矣!”

胡方氏微抬杏眼,看到夫君身材魁梧,仪表堂堂,不觉也是喜上心头,又听得夫君对自己的一声称赞,更加地风情万种,莺声燕语道:“强人,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妾身还有更美的哪!”

“在哪,在哪?”胡牛一把搂住娇妻,调笑道。

只见胡方氏掀起罗裙,脱了鞋袜,露出一对白嫩嫩的三寸金莲。她是远近闻名的小脚女人,胡牛早有耳闻,这也是媒婆一再强调过的,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胡牛窃喜(那个时候时兴女子缠脚,以小为美),将妻子的小脚攥在手中,尽情把玩,嘴里却说:“妙哉,妙哉!只是有一件,我要是说出来,爱妻你会生气的。”

“但说无妨。”胡方氏以为夫君会继续赞美自己,便更加地扭捏起来。

“你的脚确实短小,可有人比你的脚还小------”胡牛试探着说。

“我不信,你骗我!”胡方氏娇嗔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能耐你拿来给俺看看。”

“那好,就请娘子稍等了!”胡牛站起身,取了墙上的佩剑,就要出门。

胡方氏见丈夫一句玩笑当了真,死死抱住胡牛,哪里肯放半点松。胡牛转身抱住娘子,轻轻放于床上,开了门扬长而去。胡方氏感觉事情不妙,但也是万般无奈,只得在家苦苦等待。

不一会功夫,胡牛返回,将一对血淋淋的小脚掷在娘子面前,那失去血色的小脚顶多一?长,确也甚小。

胡方氏哪里还有心情观看,失声痛哭道:“贼人,你闯下弥天大祸了!”

胡牛将那泪人抱于怀中,慢慢温存起来:“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怕的甚?”

诸位请听好,这对小脚不是别人的,正是胡牛从那丧尽天良、祸害百姓的玉面蛇妖身上砍下来的。

有一次,胡牛到她家的卧室偷取银两,碰巧赶上她与男人行那好事,一双小脚露于锦被之外,让胡牛看了个正着,暗暗称奇时便牢牢地记在了心中。

今日的新婚之夜,为博娘子一笑,又想到那妇人该杀,胡牛施展功夫再次潜入她家的卧室,见屋内没的旁人,只有她在熟睡,便上前一步,提了小脚斩将下去,还借着酒劲,沾了汩汩流淌的鲜血,在粉墙之上写下了“两湖夹一山,山下一胡牛”两行血字,留下姓名。(两湖:荡山湖、山东湖;一山:荡山。)

玉面蛇妖痛得杀猪般的嚎叫引来了其他房间的家人,胡牛推开窗户,携了获得的小脚消失得无影无踪,几百里的路程一眨眼的功夫就回了家门。

那妇人平时养尊处优,哪里禁得住这断足之灾,尽管家人及时包扎,又请了郎中看护,夜半时分却也香消玉勋,一命呜呼。

第二天,那位官员听到女儿惨死的消息,再也坐不住了,带了一班人马匆匆赶来,一进屋看到墙上的血书,从怀里掏出以前的那张字条一对比,发现出自一人之手,便派人骑了快马上报朝廷。

道光皇帝果然大怒,颁来诏书:擒获此人,满门抄斩。还从京城的武士中抽调精英前来助阵。

那官员带着这班武士,经过一番打探,气势汹汹地杀向胡牛的家乡而来,将个荡山湖围了个水泄不通。

以胡牛的功夫,逃走那是区区小事,但他怎肯放下新婚的娘子不管,便抱了瑟瑟发抖的妻身遁入屋内一个盛满黄豆的大粮囤藏了起来。

刚刚藏好,只听得大门被破,屋门打开,几个武士在一个功夫十分了得的头儿带领下闯了进来,一番搜寻,并没有发现胡牛的踪影,老奸巨猾的头儿环视了一下,提了宝剑直奔粮囤而来,口中说道:“胡牛,原来你藏在这里。此处便是你的葬身之所了!”说完,持剑便刺。

粮囤之中,胡牛抱了娘子施展功夫,在囤内急速旋转,快速地躲避着刀锋,而从上面却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怎奈,其他武士纷纷过来帮忙,乱剑之下,胡牛肩上中了一剑,他忙用双手夹住那往回抽动的刀锋,来留下上面所有的血迹,以防止暴露粮囤里面确有人在。

接连中了几剑,都被胡牛巧妙地遮掩过去。其中一位武士失望了,说:“确实没有人,咱们还是走吧!”

“慢,再刺!”是那个头儿的声音。

就这样,胡牛夫妇终因失血过多,双双毙命于粮囤之中。

那帮杀红了眼的武士,还不解恨,把荡山湖所有的胡家人丁,无论男女老幼,来了个斩尽杀绝。

恶人撤走之后,本村和相邻村庄的众乡亲,在荡山西面的山脚下聚起三十多个坟头,埋葬了遇难人员。胡牛的坟居中。

那斩草除根的寒家人虽然撤回了家乡,却不忘胡牛留下的一幢美宅,不久寒家的几个兄弟携儿带女大老远地前来居住。也许是胡牛的阴魂气愤不过,每天清晨,在他遇害的地方便会有一缕青烟袅袅上升,在经历了一番提心吊胆的惊吓之后,寒家人还是舍不得离开,便在那上面支起了一个烙煎饼的鏊子,说:“胡牛哎胡牛,咱看看到底谁能熬过谁!”

你还别说,不几天之后,怪事就发生了,在荡山湖的寒家人,今天死一个,明天死一双,不几天就死了个一干二净。

从此,那宅院再也没有人敢上去居住。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再相信迷信的荡山湖村民在那里建起了村委办公室。历年来,这个并不大的村子倒也出过不少的奇人异士,省、市、县、镇各级政界、商界都大有人在,真可谓是人才济济。这也许是得益于胡牛的神灵庇护也未得而知。

至今,在荡山之下,郁郁葱葱的松柏掩映之中,胡氏家族的坟茔还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三番五次的平坟运动中,它们能够安然无恙的保存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也许是位置太过偏僻,也许是荡山湖的后人再也不想去惊动这些无辜之魂……

看着其中荒草遮盖的胡牛坟,听着这些有关他的明显被神化了的故事,你也许会想: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吧。在那个动乱的年代,穷苦的人们用想象给予了胡牛神奇的力量,不正是自己想挣脱土豪劣绅的压迫,而潇洒淋漓地活上一回的愿望表达吗?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