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话

门闩精与鲤鱼精

时间:2014-04-25作者:xingqun点击:6456

从前,一位员外居住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员外家庭殷实富足,一家三口幸福安康。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员外的独生女儿突然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不思饮食,不到半个月就卧床不起,面无血色,面黄肌瘦。员外请出最好的名医给她治病,都不能查出何种疾病。小姐吃遍各种药方,也毫无效果,真是急坏了员外和他的家人。

话说员外的门闩,是一把历经了近千年修炼的门闩精灵,能够化为人形,也能与有缘人说话谈心。门闩精灵心地善良,但修炼尚有欠缺。门闩精灵知道,员外的女儿就是被鲤鱼精缠身,吸取精血,失去了元气,才变成那样。员外及家人不知晓其中原委,门闩精灵就每次尝试着与员外说起,员外毫无反应。因为员外与门闩精灵不能心灵相通,所以不能交谈,这就是人世与神灵之间隔阂。

员外的门口是一个四季葱郁的小花园,花园里有石径小路,无论初夏秋冬都有时宜的花草点缀,还有虫鸟的鸣奏,花园里有口鱼塘,一年四季鱼塘四周花草环绕,流水潺潺,景色秀丽可人。塘里有条鲤鱼,是一条差不多修道成仙的鲤鱼精,员外是万万想不到这鲤鱼精会缠上他的宝贝千金,员外不知道,蒙在鼓里。鲤鱼精在池塘里修炼了千年,很喜欢如此清雅的环境,他一到晚上深夜,员外一家睡眠之后就悄悄爬出鱼塘,就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气度不凡的翩翩公子在公园里独步散心,赏月看花,听百鸟奏鸣,踏露水游园,好不怡然自得,自得自乐。鲤鱼精一般花好月圆的好天气,他才会出来,是个特会享受的家伙。鲤鱼精在月光树荫里漫步,走在在古色古香的庭院里,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修炼成人,娶妻生子,过上凡间美眷的幸福日子。鲤鱼精悠闲地摇着纸扇,看天空的月色多美啊,要是有个美女与之私语呢喃,谈情说爱是一件多么美妙烂漫的事情。鲤鱼精越想越美,快乐的唱起小调来:“百花园那个清亮亮,月宫嫦娥守空房,我啊我啊鲤鱼精,要成仙啦就找你啦。”鲤鱼精美滋滋的东张西望,好不得意。鲤鱼精心中最欢喜的是看着员外的女儿长大了,出落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了。鲤鱼精亲眼目睹小姐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女孩到花季年华的少女,早就垂涎三尺,只是法力有点欠缺,才没动手。如今功力日渐加深,据说吸人精血可以加快功力的进展,不过有个缺点,如果一旦隔断吸人精血便会功力退减,所有的修炼就会前功尽弃,甚至失去千年的功力。如今鲤鱼精法力到了一定程度,小姐也出落得千姿百态,美艳动人,鲤鱼精遂起了恶念,既想拥有,又想吸她精血助他成仙,让他思绪万千,心中痒痒,恨不得有个十全十美的办法。他知道少女的精血对他的修炼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他不仅想拥有员外的千金,还要长期吸取小姐的精血,修炼成不死的妖精,鲤鱼精真是贪心啊。鲤鱼精想要到小姐闺房,必须经过员外门口的门闩精灵。鲤鱼精于是想尽办法,决定与门闩精灵决斗。

面对鲤鱼精的挑战,门闩精灵毫无畏惧、挺身而出,极力挽救小姐的生命。为了阻止鲤鱼精的入侵,门闩精灵与鲤鱼精周旋了九九八十一天,打的满城烽烟四起,居住附近的人误以为烽火台烧的信息烟火呢,以为国家要发生战争了,殊不知是一场精灵与魔的战斗。由于鲤鱼精的修炼远远超过门闩精灵的功夫,门闩精灵渐渐支持体力不住,最终被鲤鱼精用千年的旋水密功打败。结果鲤鱼精征服了门闩精,为他打开了一条直通小姐闺房的绿卡。

门闩精灵只能眼睁睁瞧着员外的女儿被鲤鱼精迷惑,每天被鲤鱼精吸取精血,他还俯首成了他的开门弟子,心中实在窝气,每天对着鲤鱼精真是自感自己无能。小姐生命系于悬丝,门闩精忧心如焚,看着自己不能阻止鲤鱼精作恶,又焦急万分。

门闩精灵于是求助土地公公,希望给点法子。门闩精灵来到土地公公的公寓,轻敲红漆大门,大门一会儿打开了,土地公公把拂尘一扫,双手合十:“门闩兄弟,何事登门拜访。”门闩精灵把鲤鱼精如何使用幻术勾引员外家小姐之事一一述说了一道,请求土地爷爷出山制服鲤鱼精。土地爷爷口中念念有词,说:“天机不可泄露,要想救小姐,一个和你心灵相通人一定能帮你做到,此事不可焦急,到时自然你知道的。”门闩精灵苦苦恳求,土地公公面带微笑,又一扫拂尘,关上厚重的红漆大门,一会儿土地爷爷不见了,只见一片漫无边际的山野草地。土地爷爷遁进土里了。

门闩精灵正在琢磨土地公公说的话,低头思绪那个与自己心灵相通的人,究竟在何方,是何方神仙?门外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来得猛烈,接着又传来鲤鱼精古怪的声音。

“哈哈!门闩大哥!给我开门!”深夜时分,鲤鱼精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员外的大门边,摇着他的纸扇,一副傲慢的姿态。由于门闩精灵的守卫,他进员外小姐的屋子必进过门闩这道关口,虽然他征服了门闩精灵,可以自由进出员外的屋子,还是礼数到位,他认为自己将来进化成仙,人情往来的礼节也要有的。鲤鱼精每次温文尔雅,像个豪门的公子哥儿,给门闩精的面子,每次都是叩门进去,他觉得也等于给自己显了威风。鲤鱼精如此一来倒是个知书达礼的人了,人心是有了的。鲤鱼精心想:要不是自己修炼的时间足够,门闩精灵是不会被他征服的,要想成为不死的精怪,就必须吸取少女的精血,才能达到目的。门闩精灵慢吞吞地为鲤鱼精打开大门,看着鲤鱼精化成一位英俊书生,手中摇着纸扇,轻飘飘地直扑小姐闺房。门闩精灵拍打着脑瓜子,怨恨的跳起来骂:“你个鲤鱼精,会有人收拾你的,你会有下场的!”

鲤鱼精回过头,放肆地笑着,摇着扇子轻浮的指着门闩精灵:“记得我回家帮我开门!”不一会儿飘然而去,留下独自伤心的门闩精跳来跳去的骂骂咧咧。

小姐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位面容英俊的少年,坐到自己的床边,轻轻扶她起床。小姐一看到书生模样的鲤鱼精,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忙起身作揖:“官人,你可来了,俺可想你了。”鲤鱼精温柔的拉起小姐手,亲吻小姐潮红粉嫩的脸盘,眼里充满了爱怜之意。小姐与鲤鱼精有说有笑,甚是欢快。

要知道小姐此时已经生病半年有多了,不省人事,家人、丫头轮流着守护着小姐,员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却不知道小姐整日沉浸在男欢女爱的温柔梦乡里,不知道父母家人焦急担心到了何种程度。这也怪不得小姐,她被鲤鱼精蛊惑了心机,那里还分得清是非对错。鲤鱼精拉着小姐的手,邀请她嬉戏游玩。小姐欣然允许,与鲤鱼精相拥而出。小姐的灵魂已经出窍,对于家里的情况一概不知。她已近半个月不吃不喝,瘫倒在床上。家人为她想尽了办法,求医问药,没有半点起色。她还以为自己找着了一个心爱她的相公呢。

每天深夜时分,小姐就被鲤鱼精带着出家门(鲤鱼精白天不能出门的,他的修炼还不到。),在鲤鱼精的迷惑下,小姐甚至与鲤鱼精私定终身。鲤鱼精每次握着小姐的手,痴迷地望着如花似玉的小姐,心中也不免生出了怜爱之意,心中萌发出爱意的缠绵,他就会不自觉的想:我要是娶她为妻,也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福了,小姐柔情是谁,风情万千,楚楚动人啦。只是人与魔是有距离的,不能结婚的。要是小姐知道她是魔,不知道怎样的惊骇了。鲤鱼精每天晚上面对着小姐的一往情深,久而久之,心中便起了恻隐之心,也孕育出爱情的东西出来。要不要继续吸取小姐的精血?要不要继续炼取神功?如果再吸几天,小姐的元气就会消耗殆尽、香消玉陨,自己将大功告成;如果不吸,小姐还能苟延残喘几日,自己就炼不成不死的妖精,成不了仙。鲤鱼精处在愿望与情感的双重矛盾之中,犹豫不决。鲤鱼精动了真情,一边是成仙的愿望,一边是情感的折磨,折磨的鲤鱼精进退俩难。

鲤鱼精虽然不是人类,但他与小姐几十天的相处,了解了小姐的为人及小姐对自己的一往情深。鲤鱼精动了凡心,对小姐产生了感情,有了人类思想情感这种特殊的东西。爱情的东西最是要不得的,人间多少痴男怨女被爱情所戳伤,何况一条千年修炼的鲤鱼精,怎么经得起感情的折磨呢?鲤鱼精为此左右为难,整日心神恍惚,他深夜也出来散散心,心情郁闷,也不敢惊动小姐。好几日过去,鲤鱼精逐渐感觉体力大不如从前,精神一天一天的萎靡,他还真后悔吸了小姐的精血,与小姐日久生情了。没有小姐在身边,真是好些日子没有面见小姐了,心里的思念啊如日剧增,鲤鱼精茶饭不思,无精打采了。

员外眼见着自己的女儿不能医治,只得请来方圆百里有名的道士,为小姐驱妖降魔挽救爱女的性命。员外选了个黄道吉日,也就是阴历十五的日子。员外家里里外外都让人守护起来,屋前屋后挂满了灯笼,贴满了符咒,任何鬼怪都不能进入屋子。员外打算整夜让道士作法,直到凌晨为此。

员外刚好把屋子布置清楚,天就黑了,一位过路的老人请求员外给个方便,让他留宿一晚。员外很为难,因为道士早有招待,任何生人不得进屋,不然道法无效。员外思前想后,遂与借宿之人道明原委。借宿之人仍不罢休,苦苦请求。员外看着老人可怜,就拿了被褥床单出来,让他在大门屋檐下将就一夜。

半夜时分,借宿之人看到一位衣着华丽的书生敲门,他祥装不知。

鲤鱼精看着员外屋前屋后都贴满了符咒,魔鬼心态又展露了出来。鲤鱼精原本想放弃吸取小姐的精血,只想面见一下小姐,以述思念之情,没想到几日不出来,员外请来了道士作法,心里有了说不出的愤怒和不满。鲤鱼精好几天没有吸取小姐的精血了,身体有些虚脱。他修炼神功已到八成,还差两成,就成功了,然而,就在这时,鲤鱼精动了凡心,致使元气大伤。鲤鱼精于是后悔了,没吸小姐的精血,是他错误的思想导致成今天不可收拾的局面。爱情值什么,自己为了小姐而毁了千年修练,自己不仅不能修炼成仙,结果还导致火气攻心、功力锐减,这真是成了功成事败的残局。鲤鱼精化成书生模样来到员外的朱漆大门口,心想二成的功力许不会要了小姐的命,如果自己练法成仙,一定少不了小姐的功劳,一定娶她为妻,白头到老,过上神仙般的眷属日子。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鲤鱼精修炼千年也逃不过美人这一关,真是男人最大的弱点啊!鲤鱼精摇着纸扇,露出一丝苦笑,觉得那简直是一个遥远的梦,说不定自己今天就完了也难说。

鲤鱼精决定再吸小姐的精血,放弃所有的幻想,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全是人世间的事情,好事也轮不到我鲤鱼精。鲤鱼精有气无力地对门闩大哥喊道:“门闩大哥,给我开门吧!你难道看到我半途而废,失去了功力,成为一尾普通的鲤鱼,等着给别人宰杀成为他们的美味。我心不甘啊!”

门闩精灵慵懒地站起来,故意对着门外说“谁啊!”

“我是门前潭里的鲤鱼精!你忘了吗?”鲤鱼精惊喜的回答道,以为一番言辞打动了门闩精,心里不由得高兴起来,与门闩精套起近乎来,天上地下把门闩精夸得十全十美。

“哦!知道了。今天我打不了门,你没看到道士的咒符吗?自己有本事自己进来!”门闩精冷冷地说。“你不是发了善心不来的了吗?魔鬼终究是魔鬼!” 门闩精不为鲤鱼精言语所动,仍然没有一丝打算开门的意思。气的鲤鱼精要吐血了,拳头抓的咯吱响。鲤鱼精心想要不是那些鬼符咒,他连不要求门闩精就进去了,他才不会如此下贱的求他门闩精,实在是道与魔的较量,鲤鱼精实属无奈之举。鲤鱼精越想越狠,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贪念美色害了修炼,到了如此地步,不就是逼他到了悬崖吗。真是一弦之念,废了终身。月亮挂在树梢的枝头,照在鲤鱼精身上苍白的颜色,好像在与他做鬼脸,又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我没有小姐的精血,不能继续修炼!其实我真的不想的啊,如果我修炼成仙了,一定不忘你的恩情。”鲤鱼精央求道。

“不行,今天不能开门,我开不了!”门闩精灵坚决地回答道。然后歪着头,眯着眼装睡了,不理鲤鱼精。

鲤鱼精在门外喊了一夜,喉咙喊破了,也没有等到门闩精灵过来开门,气急败坏的使劲捶门,也无济于事。天将启明,鲤鱼精见没了希望,就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潭边,纵身跳了下去,心里啊,那个恨,恨得咬牙:“门闩精,你个王八蛋,等我修炼成仙,不把你碎尸万端,我鲤鱼精誓不为人。”鲤鱼精累了,不觉的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刚刚亮,留宿之人就对门闩精灵说,那个晚上敲门的人是否是员外门口潭里的鲤鱼精?

门闩精灵打了一个激灵,鲤鱼精已走,是谁在和我说话?是你吗?门闩精灵对着门外的借宿老汉说。“嗯,是我。”门闩精灵想起来土地公公说的话,这个与我说话的人,可能就是与我心灵相通之人,小姐的救命恩人到了,心里一阵惊喜。他又看看面前的留宿之人,见其鹤发童颜,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心有所悟,于是就把鲤鱼精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留宿之人笑着点了点头,点头颔首,示意门闩经精装作若无其事。留宿之人接着叩门问安员外:“昨日之夜,承蒙员外好心留宿,在此感谢员外慈悲之心,你的好心一定会有回报的。”员外见一道士,以为看花了眼,使劲的揉眼睛,心里无不惊骇:“昨天那邋遢的老头咋不见了。”心里暗暗吃惊,也不能表现出来,与之作揖打了个拱手:“举手之劳,昨夜家里有事将你摞在门外,老朽在此实感歉意,区区小事有何必挂齿。”道士近前一步,追问员外何事之扰,让他如此慎重小心。员外长长的叹一口气,把家里小姐久病不康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员外。道士抚摸着胡子,附着员外耳语一番,告知他小姐的病完全是鲤鱼精造的孽,员外只要把门前的鱼塘水抽干,刨开淤泥,就会看到一块大青石,青石下面有一条千年的鲤鱼,捉住他,把他杀了,用鲤鱼的血熬汤给小姐喝,不要一个时辰,小姐就会恢复元气,身体就会康复起来。

员外听了道士的言语,完全照办吩咐底下人抽水捞鱼,杀鱼救小姐事不宜迟,赶紧动工。鲤鱼精捞出鱼塘,放在木水盆里,一条十斤左右的鲤鱼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眼睛里含着泪水,似有万语千言,员外看着不由得心之为动,好一条通人性的大鲤鱼。鲤鱼精抬头滴下一串亮晶晶的眼泪,员外有些于心不忍。道士督促员外赶紧让人杀了鲤鱼精,取血熬汤,立刻给小姐喝下,不能片刻耽误,误了小姐性命大事。小姐喝下鲤鱼的血和汤,不一会儿睁开眼睛问:“爹爹,姆妈。”的叫喊,喜得员外握着宝贝女儿的手涕泪:“你终于醒了。你可急煞了你爹爹,姆妈啊!”小姐恢复了元气,并且忘记了所有与鲤鱼精的记忆。员外为了答谢这个道士,叫家人抬出几大箱元宝,拿出房产地契任由道士挑选,道士宛然谢绝。道士接着摇身变成留宿之人,员外一惊,恍然醒悟,曲膝而拜谢:“感谢神灵救小女性命之恩人,此情永世难忘,永世不忘。”留宿之人摆摆手,示意员外起来,请求求员外把大门上的门闩送给他。员外满口答应下来,但感到困惑不解,也不问缘由,随了留宿人的心愿。

鲤鱼精千年的道法,不顺自自然修道,终于落得个杀鱼取血熬汤的下场,终是邪不压正。假若他要练法得道,也得选择个合理的正道,说不定再一个百年千年,他或许修炼成仙了也难说,也许还会成就一段佳话。

留宿之人用包袱挑了门闩,告辞员外而去。走在路上,道士问门闩精:“门闩老弟!跟着我走行吗?”

“你是谁派来的?”门闩精灵问道。(故事大全:www.tonghua5.com)

“天机不可泄露。”留宿之人(道士)神秘答道。“以后你跟我一起捉鬼灵妖怪,愿不愿意?”

“明白,好的!”门闩精灵灵机一念,觉得跟眼前人不会走错路的,就爽朗地答应了。门闩精被道士拴在布袋上,一路家常闲话,惹得路人好生奇怪,老道士在与谁说话?

从此以后,留宿之人与门闩精灵云游四方,捕捉了许多残害生灵的妖魔鬼怪。门闩精灵的故事由此流传下来,成为民间传诵的神话故事。门闩精灵最终修炼成正果,与留宿之人一道返回天庭成为了神仙。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